冠亚BR88_首页

情感专区

当前位置:冠亚BR88 > 情感专区 > 江城子·思君

江城子·思君

来源:http://www.zoyal.cn 作者:冠亚BR88 时间:2019-09-12 14:22

帘重衫薄小炉香,

顾漫:向来缘浅,奈何情深。既然琴瑟起,何以笙箫默。

01

菩萨蛮·赤栏桥尽香街直

  陈克  

  赤栏桥尽香街直,笼街细柳娇无力。金碧上青空,花晴帘影红。 黄衫飞白马,日日青楼下。醉眼不逢人,午香吹暗尘。

  那是一座繁华城市里的一角:河上横起一道桥面宽阔、两旁护着朱红栏干的木桥,桥的尽头是一条笔直的长街,两旁满种杨柳,把街都笼罩住了。那绿油油的枝条随风飘摆,颇有弱不禁风的样子。人走在街上,隐约可以嗅到各种香气,有花香、草香,还有从人的衣鬓上飘过来的脂粉香,以及从房栊里透出来的炉香。

  街两旁都是些精致的房子,朱帘翠幕,装饰得五彩缤纷,金碧射目。一片令人神迷的建筑,再衬上一个晴朗的蓝天,越显得它的精巧富丽。

  这里是达官贵人常来走动的地方,也是他们的公子哥儿常来走动的地方。就在那些迷人的建筑物里面,住着各种各样的歌妓舞女,她们是官僚们和公子们寻欢取乐的对象。

  作者就是通过赤栏桥、香街、细柳、楼台和花草、晴空和帘影的巧妙安排,把这纸醉金迷的一角渲染得艳而又冶,使人想象当年这个“狭斜之地”竟是如此富于魅力。

  下片便突出一个少年公子来。此人身披黄衫,驰着白马,满脸得意扬扬的神气,是这儿一带的熟客了。人人都认识他,因为他天天都到这里来“上课”的。

  我们注意到作者的点睛之笔,全在“醉眼不逢人”五字。这位气焰熏天的少爷,平时眼睛就已经长在头顶上,何况还加上七分酒意。他放开辔头,让那匹高头大白马横冲直闯,拿过路人来寻开心。直吓得老的少的鸡飞狗跳,闪躲不迭。就连平日和他厮混的一伙迎头碰上他,他也全象看不见,一径地翻起那双酒色过度失神僵白的眼睛,冲过人丛,只留下马蹄扬起的冲天尘土。真是一幅绝妙的人物写生。那公子哥儿的气派、性格都活画出来了。

  这得力于作者驱使词藻的本领。他下字很有斟酌,也很有分寸,精炼准确,兼而有之。不妨看看下面这三句:

  “笼街细柳娇无力”──说的不过是杨柳,却既用“细”字写它的姿态,又用“笼街”写它的繁密,还添上“娇”字,补上“无力”二字,于是花街柳巷的特殊环境就富于形象地逗露出来了。

  “花晴帘影红”──“红”字放在这里真是精光四射。人们通过它可以看到,花是红的,帘是红的,连晴天的气氛也是红的,甚至花影、帘影都是红的。因为花在晴光底下的红,增强了帘的红,花红和帘红映得影子也红,这一片红又使得晴天也带上红的色彩。真好象是一具激光装置,由于红的反射、震荡、激发,使它的能量以惊人的倍数增加了。这才是深得“花面交相映”的妙用。有了这五个字,连同那些个“上青空”的金碧楼台也更加绚丽了。

  “午香吹暗尘”──写的是那少爷飞马过处,街上荡起一股香气。这香是花香还是衣香?恐怕都有。“香”前先下了“午”字,点出那是中午时分,于是前面的“青空”“花晴”“帘影”都因之带上一层热烘烘的色彩。再下了“暗尘”,则不但加强了“香”的力量,又同“飞马”产生呼应。中间那个“吹”字,是“暗尘”送来了香,还是香给“暗尘”添上了特殊的内容,那就不妨请读者自己去体会了。

  写景不难于绚丽,而难于显出生命的活泼;写人不难于形貌,而难于透出神情的毕肖。陈克这首词两者都能够“举重若轻”,它之获得人们的喜爱当然不是偶然的。(刘逸生)

红烛尽,剪西窗。

阳光海岸咖啡馆,幽暗静谧,吧台下面是个巨大长方体鱼缸,锦鲤定定不动,嘴巴一张一合。

蛾眉浅画,对镜贴花黄。

我靠窗端坐,一身休闲,与平时无二。相亲干吗?不就那点事。既然这样,何必腻歪,刻意装扮!

一帘幽梦枕寒霜,

实在是不忍寒了亲戚朋友的热心肠,这是今年以来我咬牙坚持的第四次相亲。

梨花雨,指尖凉。

第一次人家姑娘嫌我眼小,直接走人。第二次人家姑娘嫌我东扯葫芦西扯瓢,说话不着调。第三次,相看两相厌,不欢而散。

夜深忽梦少年事,

我又叫了一杯橙汁,咂了一口,摩挲着圆柱形高脚杯子,厚重精致。

胭脂泪,湿红妆。

02

青灯共读,谁忆红袖香。

“你是杨风?”一个甜甜的声音充满诱惑。一位右手按着浅黄色挎肩包的高挑女人站在我跟前。她偏瘦,披肩发,大眼,瓜子脸,眉宇间有丝忧郁。

玉箫袅袅濡睫光,

“嗯!我是杨风!你是帘香?”我直起身招呼着。

千里远,与君殇。

我二舅妈介绍过,说人家姑娘耐看善良,知书达理,是个小学老师,条件好的不得了,我也刚好是个刚入职的小学教师,门当户对。嗯,确实,第一眼感觉不错,是我喜欢的类型,至少看着是。突然觉得有点眼熟,好似在哪里见过,我不由多看她一眼,思索着。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帘香把挎肩包放在桌上,慢慢弯腰坐下。

“喝点什么?”我问。这是套路。它能使我牢牢把握住主动权,更重要的,它可以瞬时掩饰我的思想。比如我在观察她在想什么?有没有感觉?而这,直接决定我们能否多坐一会儿。

我顺势瞧瞧手机。还行,比约定时间提前三分钟。

“哦,也来杯橙汁吧。”帘香头微扬,左手葱白一样的纤长手指理了理刘海,瞟我一眼,一丝惊讶神情从她粉嫩的脸庞飘过,“我们见过!”

我们真见过!我几乎要叫起来。我终于想起来了,“乞讨者——”街头一幕迅疾在我脑海里闪过。

03

月破黄昏,天空中笼着一层淡淡的薄雾,人来人往的街头有人在凄楚地放歌:流浪的人在外想念你,亲爱的妈妈……

我驻足寻觅。不远处,滚动的长条木板上趴着一个小伙,蓬头垢面,眼睛里满是沧桑,左胳膊肘支撑着上身,手握麦克风,右手扒拉着地面,长条木板滑一下,停,再滑一下,再停。随着木板前头搁置着的低音炮爆发出的音乐,小伙在深情吟唱。

他的腿,确切地说是裤腿,空荡荡。

我首先想到的是骗子。街道,车站,眼力所及,耳能听到的地方,多了去。可我还是被他打动,不由得去摸钱包。这世道,就是这样,我们宁愿相信他不是骗子,即使是,也至少是个有故事的骗子。谁闲来无事装可怜爬着乞讨呢?肯定有难处!管他呢,总不能让他没饭吃吧?

就在我弯腰放下一张十元钞票的刹那,一个女人的手也在往那个满是灰尘的铝盒子里伸,也是一张十元钞票。

我用余光瞟她。她长发披肩,刘海飘飘。她看了我一眼,笑笑,理了理刘海。

她就是帘香。

04

“我们出去走走吧。”我突然觉得,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再待在这个咖啡馆,反倒没啥意思。我双手交叉放在桌面上,身体前倾,盯着她,不紧不慢地征询,满怀期待。

她不假思索地点点头,浅浅一笑,提起了小包。

我们沿着河边漫步,淮河水清澈,合欢花正艳。

我会漫不经心地踢一下脚旁的小石子,看着它跳起,刮着地面跑远,直至躲到一堆枯叶里。我假装一个踉跄,顺势失去平衡,有意去碰她的臂膀。她并没有火冒三丈,呜呀呀狂叫,狠狠甩起,相反,微笑着扶我一把,回应着我的踉跄。我明显感觉到帘香胳膊传递给我一道力量。

帘香笑得自然,没有伪装。

一处开阔地有个露天麻将场子,十几桌人玩的不亦乐乎,时不时有人狂呼一声“胡了”,也有人在骂娘。穿行其中,我忍不住探头张望。

“回头我教你。”我幽幽地吐了一句。

帘香吐吐舌头,笑笑没说话。

那天,我们都挺高兴,把小河边的马路压了个遍,天南海北乱侃,当然,大多时候都是我说她听。什么麻将一百单八将,什么淮河鲫鱼嫩而香,什么绿色征途马驹可漂亮,什么东京爱情故事里那个水晶苹果好诱惑,什么七大姑八大姨都在干啥子,什么有次尿急进了女厕所。我想哪说哪,没有刻意准备说辞。

本文由冠亚BR88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江城子·思君

关键词: 冠亚BR88

上一篇:美女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