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亚BR88_首页

情感专区

当前位置:冠亚BR88 > 情感专区 > 【流年】寻找蝈蝈(小说)

【流年】寻找蝈蝈(小说)

来源:http://www.zoyal.cn 作者:冠亚BR88 时间:2019-09-22 09:13

只有念经的时候才是安心的累了、痛了就念经一想到观世音菩萨闻声救苦便有了心灵的寄托自己造的业障终究要自己背念经、许愿、放生愿能早日还清前世今生的债

51wan网页游戏《大闹天宫》护法种类多种多样,给广大玩家提供了不少选择权,且护法搭配也越来越多样化。随着护法数量的增加,为数不少的玩家已经拥有了多名护法,对于多名护法的玩家来说,如何使护法快速升级,成了一个很大的难题。

图片 1
  念经从不喊李念佛大哥。
  他在心里悄悄地骂,李念佛算是个屁。李念佛也不把念经当亲弟弟待,兄弟两个打起架来,真干!砖头瓦块下雨一样乱飞。有一次李念佛竟然操起切西瓜刀,手一扬“呼”地一声飞过来,要不是念经小腿跑得快,恐怕已经血流五步了。
  李念佛吃中午饭时,麻利地从念经的碗里拣走一块肉。念经的筷子头抖了一下,似乎想抢回那块肉。李念佛并不急着把肉放到嘴巴里,就让那块肉挂在筷子尖上,歪着头笑模笑样地看念经。念经舔舔嘴唇,慢慢地低下头。他们之间有过协议,念经碗里的肉给念佛吃,而李念佛送他一只纯色的绿蝈蝈。
  李念佛一共养着七只蝈蝈。李念佛把它们按着顺序分别叫做“星期一,星期二,星期三……”一直排到“星期日”。不过,从“星期一”到“星期六”这六只蝈蝈都是普通的杂色蝈蝈。那些蝈蝈短翅,灰衣夹杂着几条绿,或是绿军帽上夹着几道灰。只有“星期日”是一只纯色的绿蝈蝈。
  念经不声不响地放下碗,坐在院子里编蝈蝈笼子。他用了一根绿炮线,和山坡的草一个色儿。他还换了一种编法,不是以前简单的八字勾法,而是把每一个线圈都折成一个小耳朵形状。念经手指灵活地把炮线绕来绕去,一只耳朵套另一只耳朵,一圈耳朵完成后,再在上面接一圈。这样的编法,虽然费事耽误功夫,但通风透气新巧好看。蝈蝈们住进这样敞亮的绿房子里,一定会心情愉悦,精神饱满,歌声嘹亮。
  放食物的小口子念经也动了脑筋,不像其它的蝈蝈笼留在顶上,他把小门留在笼肚子上。他精心选用了一段黄铜丝做门把手,金灿灿的,和蚂蚱妈嘴里那颗镶金边的牙一个色儿。
  快要收口子的时候念经愉快地吹起口哨,我们都是神枪手,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李念佛拿了几根葱叶子出来喂蝈蝈,回头瞅瞅念经手里的笼子,鼻腔里轻蔑地“戚”一声,有枪没子弹——摆设。
  王蚂蚱来喊念经上学时,蝈蝈笼子已经编得有模有样。蚂蚱把笼子捧在手心,眼睛珠子瞪得比山药蛋还大。他根本不相信这么漂亮的笼子出自念经的手。念经抽抽鼻子,得意地告诉蚂蚱,他很快就会有一只绿蝈蝈。念经还说,等他的绿蝈蝈打仗赢了别的蝈蝈,就送给蚂蚱一只。他不小家子气。不过念经让蚂蚱赶快学会编笼子,要不,有了蝈蝈放在哪儿?
  蚂蚱和念经是邻居,两家只隔着一道低短的石头墙。念经妈和蚂蚱妈平日里借根葱借瓣蒜,不用出门,隔着墙头喊一声,伸伸手就办了。
  蚂蚱妈长着一张鹅蛋脸,白白净净的。蚂蚱妈在临时户区是有名的美人,男人们嘴里常说,好吃不过饺子,好看不过果子。蚂蚱妈叫果子。念经从心里不喜欢镶金牙的女人,念经觉得只有电影里的女特务才会一张嘴就露出金光闪闪的大金牙来。
  不喜欢归不喜欢,但他和蚂蚱是铁哥们。蚂蚱小光头,长脸,长得也不难看,可许多人都不喜欢他,包括他的爸妈。那就是难看了,鼻子旁边堆着几颗鸟屎,嘴角永远向下耷拉着,脸色青白青白的,眼睛看人的时候从不平视着看过去,而是从眼窝子里冷不丁“嗖”地就放出两只冷箭来,惊得人头皮发凉。
  念经妈常一脸神秘地和周围的邻居说,蚂蚱那孩子面相不好,眼睛下面长了两个泪泡。男孩子长这么一个丧气像,不喜庆,妨人。
  念经妈会给人看相,随便看人一眼,低着头,掐一掐手指的关节码就能说出一串别人似懂非懂而又十分玄妙的话。念经妈还会看邪病,一看一个好。医院里治不好的怪病,让念经妈烧上一柱香请下仙家来,说得准准的。什么时候起运,什么时候败运,家里最近发生了什么事,连你家坟头的草青不青,长多高都能看到。
  念经以前不叫这么难听的名儿,他叫李志刚,很硬气的名儿。可自从“仙家”住到他们家,为了表示出对“仙家”的忠诚,念经妈把孩子们的名字都改了一遍。念经妈是一个吃着人间饭的仙儿。仙儿的本事很多,能和天上的神仙通话还能和地下的鬼怪见面,对于那些狐精树怪也有手段治服了。
  
  二
  老师的嘴像快死的鱼,一张一合有气无力地动着。快死的鱼想最后挣扎着讲出什么话,念经根本听不进去。
  下午的日头粘滞得让人睁不开眼。念经的头跟着老师的嘴一点一颤地动,眼前的那些粉笔字,一个个都摞在一起,怎么掰扯也分不开。
  念经用劲摁了摁书梁,从中间压出一道深深的折痕,这样书自个儿就站在桌子上了。不打没准备的仗,做好这些埋伏,念经趴低身子,脑袋躲在书后面美滋滋地睡起午觉。
  一只腆着将军肚的绿蚂蚱一蹦一跳地来到念经面前。蚂蚱鼓起一对大眼珠子,呲牙咧嘴地朝他挑衅。呵,小东西,找死呢?看我一会儿怎么玩死你。念经猛地跺了一下脚,想吓唬走它。瞌睡得厉害,懒得起来捉。可那小虫扯着嗓子唱开了,背上一对绿色的短翅膀随着歌声有节奏地打着拍子。“嘁嚓嚓,嚓嚓,嘁嚓嚓”。这不是耗子舔猫――找死。咦!念经眼睛瞪圆了,念经认出来那家伙根本不是什么蚂蚱,而是一只蝈蝈!大嗓门的蝈蝈!还穿了一身精神的绿军装!
  蝈蝈长得像蚂蚱,但决不是蚂蚱,它是蚂蚱的国王。它的血统高贵,外表威严,体骼强壮,叫声洪亮。尤其是好斗的绿蝈蝈更是骁勇善战,不怕流血牺牲。大腿被对手咬掉了,肚子被咬破了,也不会认输服软。它们顽强地战斗到最后,直至嘴角上挂着一滴血死去。在土街绿蝈蝈像穿军装的解放军一样受到孩子们的崇拜尊重。如果那个孩子能拥有这样一个国王,他自己也会被拥立为孩子王。
  现在这只从天而降的幸福虫子,让念经既兴奋又紧张。仿佛他的身后已经聚集起一帮跟屁虫,他威风凛凛地带领着他们先杀到北山,再冲到南山,最后攻占大北沟。杀得那些人落花流水屁滚尿流。他当司令后,首先要封官,让班里的二虎当军长,大喜呢当个师长,蚂蚱老实管不了人当个连长吧。剩下的那些官,如果大哥对他好,就勉强让他当个营长的小官试试。不过要一天换一次,要是表现不好,打架不勇就撤了他。哈哈,这当司令的感觉太好了。
  蝈蝈根本就没有发现念经那双红红的眼珠子,它试探着往前跳了一小步,咬住一根草叶细嚼慢咽。太激动了!念经连气都不会喘了,不知是从嘴巴冒,还是从鼻子窜,那就干脆憋着,要不响声儿太大会惊动他心爱的蝈蝈。念经蹑手蹑脚地动了一小步,猫下腰,把五指合拢弯成小斗篷,悄悄地向那个小东西下手了。念经笑了,念经觉得他现在的样子和电影里那个出卖江姐的叛徒一样阴险。斗篷轻轻往草窠一捂,小东西不唱了,机灵地一扭身子,从指缝间跳出。念经后悔地打着自己手骂着,猪手,笨死了。
  念经失望地站起来,模模糊糊地想起老师刚才在讲课,而自己是怎么溜出来的,他忘了。不过现在马上回去上课是正经。念经想快点跑,手脚却被什么拉着,怎么也跑不动。一回头,看到绿蝈蝈炯炯有神的小眼睛。呆子,竟没跑远,在不远处,挑着长长的眉逗他呢。哼,看你能逃出我的手心……念经立即趴倒匍匐前进,并一点点缩小包围圈。
  蝈蝈两腿往后一蹬,轻轻一跃,稳稳落在念经的头上。那小虫子趴在他的头发里,两只前瓜子抱起一缕头发,露着两颗白生生的大门牙。咔嚓咔嚓,张嘴就咬,理发的推子一样一倒一片。念经的头发越来越少,这蝈蝈把他的头发当成好吃的黑麦草了。
  
  三
  念经心里很着急,如果蝈蝈这样一直不停地吃下去,那他真成了光头小和尚,要敲着木鱼念经去啦。
  谁在头上打他一下,念经醒了。扭头看一眼蚂蚱,张嘴想骂人,他娘的。恨得咬牙,为了心爱的蝈蝈。课桌上有一滩亮亮的口水,这么大了,还流口水,有点臊,念经忙用袄袖子一抹,没了。
  念经的同桌蚂蚱,看到他坐起来,向他呶了呶嘴,再向老师呶呶嘴。念经明白他的意思。果然那条半死的“鱼”正虎视眈眈地瞪他呢。呵,念经满不在乎地一笑,拉长脖子伸伸懒腰。反正你没逮住,现在我睡饱了。趁“鱼”转身游向黑板写字的空儿,念经用书挡住嘴,悄悄地夸了蚂蚱一句,够哥们!
  “李念经同学,请站起来回答一下全神贯注的意思?”还是老师厉害,整人就是有方儿。念经傻眼了,用三秒的时间把书扫了一遍,没有看到这四个救命的字。蚂蚱在下面低低地说着什么,可念经怎么也听不清,念经这会儿最恨他妈生他的时候怎么不把耳朵拉成一副长长的驴耳朵。
  不会回答问题的惯例就是罚站,好在念经身强力壮,也不在乎这点体罚。老师一回身,他扳眼皮抠嘴唇向后面的同学做狼吃羊的鬼脸,逗得同学们哈哈大笑。他们笑,念经可不笑。等老师转过脸时,念经一脸无辜的样子,似乎根本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这就是念经的本事,就是干坏事同样脸不红心不跳。胆大心细是革命者的本色嘛。
  其实蚂蚱也不爱上学,可他不像念经那么野,那么爱闹腾。他总是能管住自己,喜欢的不喜欢都放在自个儿心里,从不说出来。像现在他也不爱听课可他能强迫自己端端正正地坐在板凳上。蚂蚱的性格,用他妈的话说,那是蔫灰,不声不响的坏。蔫灰的人是最让人没法子,因为你不知道他在想啥,你就无法整治他。
  终于熬到下课,念经兴奋地给蚂蚱讲那只穿着绿军装的大肚子蝈蝈,大门牙一下子就能咬断手指粗的草茎,那大腿一弹能跳出好几米远,那声音和喇叭一样响,还有那身皮,真正的解放军绿。说完念经长长地叹口气,非常惋惜地说:“要是你不打我那一下,现在已经逮住了。”
  蚂蚱说:“我小时候也有过一只绿蝈蝈,是我爸爸送给我,可惜后来跑丢了。”
  念经惋惜地说:“大概下午我见到那只蝈蝈就是你跑丢的那只,它的嗓门那么大,它的绿军装那么漂亮。”
  “不是,我的蝈蝈是在我家的小院里跑丢的。”
  “你呆呀,蝈蝈是个活物,那能只呆在一个地方?它长手长脚就不会跑?”
  蚂蚱的嘴角向上提一点,算是笑了。念经知道蚂蚱也想要蝈蝈,蝈蝈对一个男孩子来说就是权利。而那个男孩子不梦想着一夜间当将军当司令?
  蚂蚱心里的蝈蝈比念经的要勇敢凶狠许多倍,但他不说出来。
  挂在学校传达室墙上的两朵大绿喇叭花,吼吼吼地说开话。“喇叭花”让所有的老师们下了第二节课去导务处开会。教室里的男生不约而同地叫唤了一嗓子,像驴叫一样难听,却痛快极了。
  老师开会走之前,鬼鬼祟祟地把班长叫到门外,低低地说着小话。念经他们知道老师这是耍阴谋诡计呢,他们常说老师就是电影里的大特务,而班长组长就是她手下的小特务,时时刻刻地监视着他们地下党的一举一动。老师布置完作业,意味深长地瞅他们一眼,走了。
  班长是个尖牙利齿多嘴多舌讨人嫌的小女生,平日仗着有老师护她,经常得罪他们男生。这个小特务,最喜欢配合老师搞阴谋活动,用一张屁大点的小纸条,上面趴着某个倒霉蛋的名字。老师说,让班长用小纸条帮着管纪律。屁,这纪律不就是他们吗!不过念经不怕她,念经警告班长,如果她敢打小报告,他就用弹弓敲下她的门牙。男子汉大丈夫说到做到,不信走着瞧。念经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点也不恼,笑嘻嘻的。
  
  四
  念经真理,学生的作业永远也没有写完的时候。既然写不完那还不如不写。老师刚一拐弯,念经窜上讲台,把书放在讲台上,清清嗓子说道:“同学们请把书翻到第一课。下面我们开始讲课,课文的名字叫《胡说八道》。”男同学们配合着大声地吹口哨。念经学着老师用黑板擦敲着讲桌边,把声音憋得细细的,“请安静!安静!安静!”女声女气地。下面的笑声更响了。“同学们,现在宣布家庭作业,今天晚上不留家庭作业——”学生们一阵欢呼。“明天呢放一天假——”更大声的吼叫。“后天呢,还放一天假。”学生们在底下兴奋地大叫。“好,接下来请男同学们踊跃讲话。讲吧讲吧,大声地讲吧!”
  简直玩疯了!念经在教室里上窜下跳时,并没有忘了他的好兄弟,可蚂蚱不玩,呆呆地趴在桌子上数飞来飞去的小虻蝇,一只二只三只。
  老师一进门,班长就把一个纸条递上去。蚂蚱被老师拎着耳朵从座位提溜起来,蚂蚱努力地踮起脚尖,想配合好老师的手势。他侧着头,尽量伸长烧火棍样黑的脖子。蚂蚱的样子很难看,呲牙咧嘴的像个鬼。念经心里很后悔,不该拉着蚂蚱说话的。那臭丫头不敢记他的名字,却记了蚂蚱的名儿。不过蚂蚱表现得很勇敢,没有出卖念经。他说,他张嘴说话是因为他在背课文,班长听错了。老师让他伸出手,抻开。用黑板擦子打手心,打几下问一句。蚂蚱死倔,不躲不闪,一下死接着,眼看手心都肿起来半寸,还是不承认上课说话。
  念经觉得自己没有男人气,眼睁睁地看着蚂蚱受苦,却不能帮他。到底什么是男人气,念经也说不清,听大人们说话的口气应该是很硬的一种东西。
  老师打乏了,牵着蚂蚱的耳朵往后拖,蚂蚱迈着小碎步,听话地跟着老师的手蹭到墙角,贴着墙壁阴郁地站好。他乖乖地挂在那儿,一动不动,时间长了,像嵌进墙里的一幅画。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图片 2

针对玩家这方面的困扰,《大闹天宫》运营团队特别设计了新版的护法念经系统,将各种高经验奖励经书获得途径变得简单;将念经过程简化;将获取念经经验时间无限缩短。新版本念经界面经过优化,已经非常直观、简洁,适度的文字提示也重点标红显示,并且将当前护法的等级,当前经验存留量,以及方便的升级按钮都优化到念经界面中,十分的方便。

图片 3

新版本念经系统摒弃了对高级经书的保留,全部开放所有高级经书,购买按钮使得所有经书一触即得。并且加大了每种经书的留存数量。目前版本每种经书最多可得到5本,所以,每种高级经书最多可同时支持5名护法同时念经获取经验,非常给力的设计。

本文由冠亚BR88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流年】寻找蝈蝈(小说)

关键词: 冠亚BR88

上一篇:远方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