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亚BR88_首页

情感专区

当前位置:冠亚BR88 > 情感专区 > 恼人的起跑线

恼人的起跑线

来源:http://www.zoyal.cn 作者:冠亚BR88 时间:2019-09-22 09:13

你的第一次出现,就占据了我全部的内心世界。曾经多少次下决心,也无法将这份悸动决绝。这份挂欠,怎能了却?

        瞰锁桥,锁桥瞰不清。

记得在“非典”肆虐全国的日子里,正军值完勤回到了军营的家里,媳妇与四岁的儿子,哪里都不能去,正军带上他们爬山、戏水、采花、赏月,呼吸新鲜空气。其乐融融一家子,正军感觉,一辈子那一刻最幸福。

昨日的夏夜,暖暖的笑脸,让我迷恋。曾经的美好,已经成为凋零的枫叶。你是我唯一的情结。

        “以前我只觉得不管是你作为江南也好,冬风也好,只觉得你是个文质彬彬的人,倒没发现你这么有趣”

这一对金童玉女,竞然结为夫妻,开启了无数少男少女羡慕的幸福人生。

还未来得及品尝的感觉,就早已经被拨回,却让我爱上了美丽的季节。请告诉我,你的留恋,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待落花殆尽

儿子不在家,他在楼下一所著名的教育培训机构复习,这个培训机构有十人一组的大班,三人一组的小班,还有贴心的一对一,全托服务。儿子上的是全托,培训机构不断的对学生进行全科测试,不断的找出学生的弱项,有针对性的选择各科的优秀教师,进行全方位的服务,如同伺候一位太子。当然,价格更是不菲,好在正军两口子都是高工资,也还负担得起。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也是白的

为了挖掘女儿潜在的优势,雨烟给女儿报了各色的兴趣培训班,围棋象棋唱歌跳舞英语国学弹琴。除了吃饭,正军回家后能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一刻不停的将女儿送来送去。女儿如娇艳的花朵,雨烟给提供着各色的优质养份。

每当花儿歇,每当秋风染叶,我的爱恋,便会随风飘远。思念,怎一个念字可解?

    若不能厮守

今天恰逢周末,正军有一天的休息时间,他早晨安排完工作,便匆匆赶往湖城的家里。路上车很少,他的思绪伴着车里的音乐在飞翔。最美人间四月天,最美湖城四月天。正军越来越喜欢上了湖城这地方。正军老家在江南,他喜欢碧波荡漾的湖水,喜欢柔美的绿,他没想到在西北塞上,却有一个胜似江南的地方,既有老家的柔美,又有西部的粗旷。四月的湖城到处是一片春的颜色,在城北,全国有名的花博会正开展的如火如荼,三十一个省份的各色的花卉如争宠的妃子般的争奇斗艳,还有那瓦蓝瓦蓝的天,比亚迪舒适的观光云轨…这一切的一切,每天在正军的朋友圈里灿烂的煊泄,让正军按捺不住冲动,迫切的想着带着漂亮的媳妇,可爱的儿女,强势的融入那美丽的风景里。正军还想着与儿子打一场羽毛球,或者有空爬一趟贺兰山,四月山花烂漫,正是踏青好去处。儿子今年上高三,繁重的学习压力让他话越来越少,表情越来越单一,少了男子汉的气概,多了一些受不了委屈的娇气,让正军越来越着急。女儿上一年级,正军想多抱抱她,上次回来,正军如往常一般兴奋的将女儿举起,才发现女儿的脚,没离开地多远,女儿长大了,也许在明天,她就不好意思让人抱了。媳妇如花如水,但好久都没有亲近了,不是他忙,就是她忙,要么是孩子让他们都忙。反正,亲密的记忆已很久远,正军已做好打算,今天,一定要找找初婚的感觉。…

这一季的雨烟,带着青涩的感觉,拨动了我的心弦。颤抖的笔尖,在纸上来回画线,却无法描绘你是谁的缘。

   

女儿有口无心的背诵着千字文,一遍又一遍,惹得雨烟不由自主的发了火!这是女儿三岁多时在国学班里背的滚瓜烂熟的内容啊,雨烟曾经自豪的将女儿颂读的视频发到了朋友圈里,引来了大片的感叹,怎么现在就不会背了?

那次不辞而别,模糊了我的世界。常常相思望月,却总是假装不想念。你常常化作美丽的蝴蝶,成为我梦的画面。

      她在小庙的后园写了一句诗,能对上的人只有冬风,她也不担心冬风会不会来,因为她执著的感觉他一定会来,这所小庙的后园是整个湘城最美的地方,满园秋香十里可闻,没有人不想来的。

其实,这仅仅是正军心中的一个念想,一个不容易实现的美好愿望。

有意无意之间,你容颜飞入我诗里的章节,你是素白的诗笺,成为我诗的每一页。这一季的雨烟,到底是谁的感觉?

    “我在这,有什么事吗?”

正军的家在湖城最核心地段,与湖城最好的中学门对门。当雨烟怀上第一个孩子时,雨烟就决定从军队家属院搬出,搬进了城市的中心里。雨烟本来是可以留在首都北京的,她是家中独女,父母的掌上明珠。除了上大学,她就没有怎么离开过父母。所以,大学一毕业,父母就迫不及待的不容商量的让雨烟回来,家乡有父母的人脉,父母自信能给雨烟安排一份体面的待遇不错的工作。雨烟随了父母一半的心愿,回到了湖城,但最终辞去了公职,开办了自己的的律师事务所,倒也干的是风生水起。两烟沒有实现的愿望一定要在子女身上实现,她发誓要让自己的子女离开湖城,她厌倦这里的风沙,厌倦这里的炎炎烈日,厌倦湖城的默默无闻的小家子气。让正军刻骨铭心的是,自从雨烟发出了“不能让孩子输到起跑线上”的誓言的那一刻起,他们的生活目标,就发生了质的改变。

      可唯一遗憾的是

从飞机上看湖城,七十二连湖如撒落在塞上的一颗颗明珠,黄河如同一条弯弯曲曲的白带挂在天边。正军每次能看到自己的家,每回都会看一眼自己的家,虽然,从飞机上看,那不过是一个别人都找不到的小黑点。

      “雨烟”

在等待女儿下课的闲暇时间里,正军想起了自己的儿时,想起了儿时的伙伴,在读书之外,骑马放驴,打土坷垃仗,摔跤捉迷藏。一个个糊的脏不稀稀的,长的黑不溜秋的,但都很茁壮。他想起了没有考上大学却财大气粗的同学和他开着俗气的玩笑:“小时候,放学了大家一起背着书包去放驴,玩的是忘乎所以,回家时才发现,书被驴吃了,驴考上了大学”。正军知道,儿时的伙伴敢和他开这样的玩笑,从心理上一定是认为混的不会比自己差。当正军站在起跑线上时,身边就没汇聚几个伙伴。那些输在起跑线上或者就干脆没去起跑线边站一站的同学,却正好赶上了改革开放三十年,都发了。若论输赢,真不知道谁能笑在最后。正军不认为目前流行的教育,一定会让人在起跑线上先行一步,但也没有逆着潮流放任孩子让他们快乐成长的勇气,再说,既使有这种想法,雨烟也一定不会答应。看着身边的孩子清一色的戴着厚厚的近视眼镜的双眼,想着空军招募越来越降低标准的体检,正军有些担心,有朝一日,军队招个正常的孩子,都很困难。强军梦是实现中国梦的基础保障,习大大的愿望又有谁能去实现?

        便是时时刻刻

事业的成功也就罢了,因为雨烟是少数民族,做为七零后,他俩还拥有一双可爱的儿女,生生的拼出了一个好字,让人羡慕又嫉妒。

      记得初来到柳镇,她仅仅带着观赏的心情,那日蒙蒙三春雨,当她推开那扇老旧的木板门时,她看到了那红木桌上压着砚台的小诗,开头是这般写的:我没有轻轻的来,但我却是无声的走了,时间停驻在我目光的倩影,犹如掠过湖面的鹅卵石惊起的淡淡涟漪,模糊了、沉淀了、失踪了。

第二天清早,正军又回到了军营,排着队列做着军体操的生虎活虎的五百兄弟,永远是正军的骄傲。更让他骄傲的是祖国日益强大,战机越来越先进,兄弟们越来越自信,正军伴着他们,一遍遍从机场冲向云宵,只有在这里,起跑线是清晰的,笔直的,也是让人心旷神怡的。

        就开始思念

七七四十九,八八六十四…,楼下女儿的声音越来越弱,最终渐渐消失。十二点的钟声响过许久,终于等到儿子写完作业陪着下去,媳妇与女儿已经静静地睡去,女儿幼稚的脸庞,隐约还挂着泪珠,嘴角一动一动的,仿佛是在说着,七七四十九,八八六十四,九九八十一…。

    这次在哪躲雨?

雨烟,湖城著名律师,温柔善良,优雅美丽,中国政法大学毕业,国家一级律师。

      “噢!这样啊!那你这个季节来可不是什么好时令,春天才是咱们柳镇最美的时候”

正军,空军某团团长,浓眉大眼,高大帅气,空军航空学院毕业,空军一级飞行员。

      难道他又来晚了?

晚饭是八点以后吃的,因为正军回来了,一双儿女也按捺不住高兴,叽叽喳喳的和正军说个不停。雨烟很快制止了,儿子每天学习都要超过夜里十二点,时间一刻也不能耽误。女儿今天的作业是背诵乘法口诀和千字文,玩兴奋了就静不下心来背诵了。

        “哈”

正军去了楼上,他不想让女儿分心,也不想成为雨烟烦心时的出气筒。儿子静静的在写作业,正军不想打搅,他也不想看手机,不想读书,他感觉做任何事情都是与儿子拉远距离,他坐在儿子旁边,默默的看着,也许,守望也是一种幸福。

      小诗最后的署名是冬风。这股冬风来得甚快,就这样轻打在蔚雨烟的心头上。

    蔚雨烟心中早已做出了选择,不同以往的是破门已换了新窗。

      不偏不瘦

    雨烟听着熟悉的声音,转头便看到了一个身着褐色薄大衣的男子,那是江南的好友严威。

   

    “江南”

        我与你

      “好,我等你”

        便开始想念

      “江南你要走了?”

    “雨烟,雨烟,雨烟,蔚雨烟在哪?”

     

    “嗯”

    “我想你”

      十二月的湘城总是在下着小雪,可对于蔚雨烟来说,这已经是她见过最多的雪了。

        她们似乎都忘了带伞,而现在她们都蓦然成了白发的老人,她们相视一笑,把手握的更紧。

图片 1

        江南从口袋里掏出一根淡蓝的绣花发带,把手轻轻搓热,掠过雨烟的脖子把那沾染白雪的青丝挽起来,随后两人继续向那更深的雪路中走去。

      不存在的美好

    在这哀伤的垂暮

   

        温暖的声音还没有消散,在空气中停留了很久很久,玻璃橱窗外的白色已经沉寂了一片,可来来往往的行人仍然千千万万。

      “来得急,就忘了”

      在展望一个人影

    “我知道”

    “湘城比不得那里冷,但没有你,我觉得倒冷了九分”

      蔚雨烟已经忘了她这是第几次来到锁桥了,可是每次来都等不到自己要等的人。很久以后,等着就成了一种习惯。

      这首题名《垂暮》的小诗,已经惊起了她心间的千层涟漪。

      有时候爱的平凡才是最难以割舍的离别。

    七月初七, 雨烟独自来到了柳镇,本来他们约定成婚后一同来这的,只是其中一人迷了路,现在看来是不得不失约了。

      春雨来得快,去的更紧,现在已是秋时。蔚雨烟已经六个月没来过柳镇了,又是烟雨雾腾腾,唯一不同的是这次是秋雨。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

      寒冬总是过得很快,初迎的三月是万物的生机,回想两年前的三月,她与江南因为一首《垂暮》相识,现在她们便要相识一辈子了,她觉得这一切来得太快,快的让她难以入眠。

      那人正是我的冬风

    “江南”

        它只对我说了一句话:

        可我要走了 

        还没有离开

      蔚雨烟腼腆的笑笑,“不是,我是湘城来的,来这收集些风景素材的”

        这首小诗便是她写给冬风的,而她的最后署名是湘城雨烟,想必冬风也早已看到了。至于是不是看了署名才去的湘城,对于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不再是垂暮

九  相守不白头

        “嗯,春天我也来过了,不过我也想看看秋天”

      三月初九,蔚雨烟去往日约定的茶楼见江南,推开玻璃橱窗的门,却没有见到那熟悉的身影。

        “嘶!”

    “什么……叫去了?”

本文由冠亚BR88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恼人的起跑线

关键词: 冠亚BR88

上一篇:写在二十岁到来这一天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