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亚BR88_首页

情感专区

当前位置:冠亚BR88 > 情感专区 > 白发一夜相思愁

白发一夜相思愁

来源:http://www.zoyal.cn 作者:冠亚BR88 时间:2019-10-29 22:51

我手捻绿枝抬头细望河中亭这柳丝垂下来捆绑了我的视线

她是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的女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被人爆出与王爷有染,她以为能等到皇上的垂怜,没想到被一纸圣旨打入冷宫。自古无情是帝王啊。

记得刚买回来的时候绿枝哥哥还是只高冷的龟,就静静地趴在那里,任燕草弟弟爬上爬下,翻来翻去。所以他叫绿枝,弟弟叫燕草(吵)。

何人持笛独奏惊起一汪涟漪那笛声传过来模糊了我的视线

图片 1

后来可能是因为我老是忘记喂食,燕草弟弟变得越来越蔫巴,每天闭着眼睛,动也懒得动。也可能是因为熟悉了环境,绿枝哥哥开始暴露本性。每次给他冲澡的时候都会挥动四肢乱舞,我看他的时候会把脖子伸得老长,直到浮出水面,用小绿豆眼和我对视,只要一放出来就到处爬,还爬得飞快。

这凌乱的石板路很多人走过每人身后拖着那么长的故事

001:最后的温存

今天下午在肯德基里挨时间,因为怕火车上一直放在罐子里会闷着,所以把他们放在桌子上玩。谁知道绿枝哥哥又开始乱爬,还总想往桌子边跑,有几次拯救不及时,眼睁睁看着他跳了崖。然而,我把他捡起来,他又跳;我再捡起来,他还跳。WTF!你跳吧,我不管了!把你的龟壳摔裂了看你怎么办!谁知道这会儿,他又不动了。

于是这个季节便笼罩在很多人的故事中我不能想象

是夜,兰苑殿里,罗帐被从窗外吹进来的风大肆的摇曳着。

这时候燕草弟弟终于醒了,开始慵懒地挪动,居然也往桌边爬?!我用手护在下面,做好了接住他的准备。哇!没想到我们燕草弟弟居然保持着悬空一半的状态不动了!他不会就这些睡着了吧?我放开了手,他仍旧不动,我就放心了。

我忘了来时的路我没有做记号借我你的记忆吧也许我会想起

    床榻之上,暖小楼脸颊带着一丝晕染的绯红躺在男人的身下。

没想到过了一会儿,绿枝哥哥又开始动。更没有想到的是,他跳崖跳到一半,也停住了。我刚开始欣喜,绿枝是不是跟燕草学乖了?也太棒了吧!然后……他就又掉下去了!下去了!去了!了!还把我吓一跳,桌子一晃,燕草也被震下去了……

我看那离我渐远你会知道吧我手捻绿枝又站在这里

    男人的大手轻易的挑开她身上带着香汗的薄衫,修长好看的手指如点翠着火苗在她胜似雪白的肌肤上面游走。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身下的小人儿伸手漏出一段洁白如藕的手臂就怎么轻轻的圈在男人的脖子上面,一双水盈盈的眸子里面沾染了情欲,娇嫩小巧的唇瓣轻呵:“阿逸”。

    男人的宽厚的身形微微一滞,便将她翻身压在身下,大手轻易掐着她的下颌:“看好了,我是谁!”

    暖小楼认真的眨巴着眼睛,小脸上带着红晕,娇真一般就主动将自己的唇送了上去,柔软的两片唇瓣贴合在慕容逸的薄唇智商。

    他的大脑放佛一时之间断线,三两下将暖小楼身上的衣衫轻易的化为粉碎,大手从她平坦光滑的小腹一点一点的摩挲下去,轻易的分开她修长雪白的两条腿,扯过一旁的锦被挡住了好一片的春光。

    低头附身含住她胸前的柔软,引得暖小楼在他的怀里激起一阵的颤栗,纤细的手指掐在慕容后背上,一张小嘴里面溢出羞于入耳的声音:“嗯~嗯~嗯~阿逸~”

    慕容逸的双眸盯在她的脸上,瞳孔里面如墨一般,却掀起一阵的江涛海浪,迅速的压在了眼底,让人无法察觉。

    大手轻轻的一番,将暖小楼压在自己的身上,用力的拦住她的腰身,似乎要将她揉碎在自己的身体里面一样,不停地撞击着她的身体。

    暖小楼似乎承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好看的眸子里面升起一层云雾,半咬着粉唇,撒娇一般的说着:“阿逸,疼!”

    音落,慕容逸的动作真的就缓慢了起来,宽厚的手掌内像似握了一个什么东西,就那么覆盖在她的小腹之上,内力一沉,只听得怀里的人儿娇喘一声,屋子里面泛滥着一室的春光。

    细细的密汗布满了两个人的身体,事后。

    暖小楼蜷缩在慕容逸的怀里面,睡着香甜,男人的手轻轻的扶上她的小脸,细细的摩挲着,剑锋一样的眉眼带着隐忍,下一秒,便抽身从床榻上离开,带着温怒的声音喊着:“来人啊,将楼妃看管好,不允许他踏出一步,违者,杀无赦!”

    立马,便有许多宫人跟侍卫一下围满了整个人兰苑殿内,齐齐的跪在地上:“是,皇上!”

    暖小楼躺在床榻上,似是被这样的声响惊动,睁开眼眸,便看见一抹明黄色的身影从她的眼前一晃而过,她还来不及反应急急的想要留住慕容逸,一个不小心便从那高高的床榻上掉落了下来:“阿逸!啊~!”

    慕容逸的身影微微一顿,却也没有回头,只感觉自己的衣袖被人轻轻的拽扯,转身就看见暖小楼那双疑惑受伤的眸子。

    “阿逸,我做错了什么吗?”暖小楼的身上只有单薄的一层里衣,就怎么站立在他的面前。

    慕容逸将自己的手从她的手里面一点一点的抽回,那张好看的俊脸上带着一层冷若冰霜的寒意:“小楼,朕说过,朕的眼睛里面容不得沙子!”

    暖小楼不解,想要再次抓住慕容逸的手的时候,却被慕容逸一脚硬生生的踹在了她的身上,虽是避开了要害的部位,可是这一脚足够让暖小楼泣血。

    整个人一下倒在地上,大颗的眼泪不知道是身体上面的疼还是心里面的疼,歇斯底里的冲着慕容逸的身后喊着:“阿逸!”

   

    002:软禁

暖小楼缓缓的地上站起来,一双眸子就怎么看着刚才慕容逸离开的方向,渐渐的没有了焦距。

    从外面小跑进来的贴身侍女绿枝,满脸的担忧,急忙的扶着随时都会倒下去的暖小楼:“娘娘,我扶你去榻上,看看哪里受伤了没有。”

    “受伤?”暖小楼轻呵一声,眼神变得空洞起来,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前一刻她还在那张榻上跟慕容逸缠绵,下一刻就被慕容逸判了死刑。

    暖小楼一手捂住胸口,满脑子里面都是刚才慕容逸离开的决绝,将手臂从绿枝的手里抽了出来,立马跑向外面,侍卫却一把挡在她的面前:“娘娘,请回!”

    “你们给我让开!”

    “娘娘,我们也是奉命行事,你要是硬闯的话,我们这些下人也能将脑袋从脖子上面摘掉了”

    说话的是一直跟在慕容逸身边的侍卫李展。

    暖小楼一张小脸上面带着满满的怒意,还有那未干的泪痕。

    眸子扫视着看着殿外围满了的侍卫,对上李展那双坚定的眸子,这……这慕容逸,他是想要软禁她。

    她做错了什么,就算要死,也得死个明白不是吗?

    暖小楼转身,干脆将门给死死的关了起来,绿枝被一把推向了外面。

    屋外,绿枝担忧的声音声声响起:“娘娘,你开开门啊,你让绿枝陪你说说话好不好,娘娘,娘娘!”

    尽管绿枝不停地拍打着门,可是暖小楼就是不开。

    屋内,暖小楼坐在平日慕容逸最喜欢搂着她的那张榻上,清秀的小脸上未施粉黛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眼尾的泪痣渲染了一腔的悲痛。

    在这皇宫之中,谁不知道,暖小楼是集三千宠爱在一身的女子,慕容逸对她宠到了一定的地步,就差恨不得把这个皇位都给了暖小楼。

    可是今天,似乎翻天了,慕容逸竟然一脚就那么硬生生的踹在了暖小楼的身上,早在三个月前,一名宫人无意间将茶水打翻在暖小楼的身上,被慕容逸赐仗责之死。

    自古无情帝王家,暖小楼不信,不信慕容逸会那么对她。

    接下来的三日里面,暖小楼一粒米未沾,只靠着不停地喝水保持着一丝的清醒跟充饥。

    榻前,绿枝跪在地上,带着哭腔:“娘娘,绿枝求你了,你吃点东西好不好,你再这样下去,你会死的!”

    脸色苍白到如纸一般的惨白,早已没有了任何力气的暖小楼就那么带着一丝丝的生气躺在那里,往日里面好看灵动的眸子现在却变得空洞一般,失去了色彩。

    发出的声音梗死微弱到了一定的地步:“绿枝,你说他怎么还没有来呢?他以前是那么害怕我绝食,不吃东西的,你说他为什么要怎么对我呢!”

    眼泪划过眼尾,泪水顺着泪痣滑落到耳朵里面,冰冷入耳,

    绿枝抓着暖小楼的手:“娘娘,你不要这样子,你要想想小皇子啊,他不能没有你啊!”

    小皇子,暖小楼那没有焦距的眸子里面一下入了神,问着绿枝:“怀玉呢,他人呢!”

    绿枝还没有回答的时候,殿外便传来一声:“圣旨到!”

   

    003: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

绿枝起身赶紧扶着暖小楼床榻上下来,屋内,太监总管站在那里,脸上带着一抹轻蔑的笑意,话音带着娘腔说着:“娘娘……,跪下吧,听旨!”

    暖小楼跪在地上,缓缓抬头,视线扫视到福太监那张假笑的脸上,她何时需要看这个太监的脸色,声音微颤:“臣妾,听旨。”

    福太监清了一下嗓子,眼神瞟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暖小楼:“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暖氏楼妃,妇行有亏,骄横无礼,再三冒犯圣上,此乃大不敬之罪,故其打入冷宫,念在楼氏诞下皇子,可依旧居住兰芝殿,望尔今后诚心悔过,钦此!”

    福太监的话音刚落,手中的圣旨就那么抵在暖小楼的视线当中。

    纤细的手指狠狠的掐入大腿里面,暖小楼似乎感觉不到疼痛一般,耳畔尽是刚才福太监念的旨意:妇行有亏,骄横无礼。

    好一个,妇行有亏,骄横无礼!

    福太监催促着暖小楼接旨:“娘娘,你可不要抗旨不尊啊!”

    绿枝担忧暖小楼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叫喊着:“娘娘,娘娘~”

    暖小楼似是回过神来,一把接过福太监手里面圣旨,用尽全身的力气,将那明黄的圣旨就那么撕毁在自己的手中,在抬眸看见福太监的时候,眼眸里面的伤痛跟倔强:“你让慕容逸亲自来跟我说,跟我说说,我到底那点妇行有亏,是他把我宠的无法无天,现在又来说我骄横无礼,这旨,我不接!”

    暖小楼几乎是用一口气将这些话说完,整个人就那么摇摇欲坠的往后倒去,幸得绿枝一把扶住了她的腰身,才不至于倒在地上。

    福太监没有料到暖小楼会有如此过激的反应,一时之间不知作何回答,更不敢上对上那双带着狠意的美眸,却依旧给着脸色说着:“我说娘娘,你跟三王爷的那点事,宫里面上上下下都知道了,你让皇上的面子往哪里放。”

    暖小楼手掌撑着力从地上站起来,一双眸子死盯在他的身上:“你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并一步一步逼近福太监,福太监被她逼得连连后退,一下撞到身后的门上,嘴里面“哎哟”一声。

    便听见从外面传来一道轻柔的女声:“姐姐,你这是作何啊!”

    熟悉的声音让暖小楼身形一颤,转身,一眼便看见从外面款款而来的身影,这是媚凌,她最好的朋友。

    媚凌的身后跟了一排的侍女跟太监,再细细看她的衣着,一身红衣衣衫,称得她面若桃花,平日里面散在身后的发髻挽了脑后,梳成凤髻,好看的眉眼带着让人说不出的笑意。

    一旁的福太监看着媚凌到来,笑意低到眼尾,整理了下衣衫走到媚凌的身边说着:“楼妃娘娘,这是皇上身边的媚妃!昨个册封为贵人,这过不久可能就是皇后了,皇上可是在老奴的身边不停地说着,媚妃贤良淑德,知书识礼,深的他的欢喜呢!”

    说完,福太监一副讨好的模样看着媚妃:“娘娘啊,今天可是你的大喜日子,你怎么过来了,这里是穷酸之地,您怎么能沾染半分的晦气呢!”

    媚凌就那么站在暖小楼的面前,福太监的话再一次给了暖小楼一个重击,慕容逸身边的新人,媚妃!

    好一个贤良淑德,知书识礼,所以她就是骄横无礼!

   

    004:差点要了她的命

媚凌往前一步,玉手轻轻的拉着暖小楼的手捏在掌心里面,娇艳的红唇亲启:“姐姐,以后在宫里,还希望你能够多多的提点一下妹妹!”

    暖小楼就那么怔怔的看着媚凌在她的面前笑颜媚行,心口的地方好像被一只大手给狠狠的拽住不停地拉着她心脏,让她疼的连呼吸喘不过气来。

    暖小楼的眼眸里面早已掀起波澜,一字一顿的说着:“我恶心!”

    想要抽身收回自己的手,媚凌却似有意一般紧拉扯着,顷刻之间,暖小楼便看见媚凌就怎么硬生生的倒在了自己的面前,一到身影从她的眼前快速的闪过,将倒在地上的媚凌打横抱在怀里面。

    福太监第一个跳了出来:“楼妃娘娘,你怎么可以将媚妃娘娘推倒呢!”

本文由冠亚BR88发布于情感专区,转载请注明出处:白发一夜相思愁

关键词: 冠亚BR88

上一篇:前世、今生、来世

下一篇:没有了